大家好,我叫心玫,家住臺北,今年十六岁,现在唸一所臺北的私立女中,是间很古板的教会学校。
    学校的风气很保守,我平常在学校裡很无聊,不过还好,我在学校有个很合得来的死党——亚纹。
    虽然在这种很保守的学校,亚纹却是一个很活泼的女孩,大概因为都想脱离学校的风气影响吧!我跟亚纹交情很好,熟了以后常常放学就找机会出来逛,常常一起逛街、上Pub,大概是想早点有长大成熟的形象吧!我跟亚纹都很爱去Shopping,买一些名牌的东西,或是上Pub跳舞呀、喝点酒之类的。
    虽然我们两个很爱玩,不过,我还没有男朋友就是了,那种经验吗?当然也没有啦!亚纹现在没有男友,不过她好像有一些那方面的经验。
    今天在学校一如往常的无趣,闷得让人发慌。今天呢,是我的十七岁生日,本来是要下课和亚纹找个地方好好庆祝的,不过我们两个都愁眉苦脸的提不起兴緻来。因为一个礼拜前,我们都接到一个「资产管理公司」的电话,向我们两个催讨欠款。
    我跟亚纹两个平常就很爱乱买东西,又常刷爆信用卡,我爸妈都在国外,平常没什么人管,但是有额外金钱需要时,就很麻烦,久而久之我跟亚纹都欠了银行几十万的信用卡帐款。
    本来也不大在意,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但是之前突然冒出这个公司,告诉我们银行已经把债权拍卖给他们了,从今以后我们就变成欠他们公司的钱了。半年前听到时本来还不怎么在意,但是前一阵子这家公司打电话来时,我们的欠款居然个别都积到了一百多万,真是晴天霹雳!
    这家公司看起来就是那种有黑道背景的高利贷,联络我们的主管是一个叫X夫人的女士,她很客气的请我们想办法还钱,但是却不时暗示,如果不在一个礼拜内解决的话,我跟亚纹会有很大的麻烦。
    我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一百万出来,不知道如何是好,也没心情过生日,今天在学校就跟亚纹讨论这件事。
    「亚纹呀,要怎么办呢?你有没有什么还钱的办法呀?」
    亚纹支支吾吾的:「其实喔,也没什么方法啦,就想办法还萝,也不是什么还不起的数目呀!」
    听到这句话,我蛮讶异的:「什么?亚纹你想到办法了?什么办法?快告诉我啦!」
    亚纹面有难色:「没有啦,还是算了吧!」
    听亚纹这样讲,我肯定她已经有办法解决了,居然不告诉我:「你很没义气耶,跟我讲啦!」
    「没有啦,这办法不适合你。我也不知道,我是前几天跟X夫人商量的。」
    「真的吗?亚纹,可以这样喔,那你带我去找她呀,看看有什么办法。」
    「还是不要啦,心玫,你想别的办法比较好。」
    「不管了啦,我早就没办法了。亚纹你告诉我怎么找X夫人。」
    亚纹叹了口气,帮我打电话给X夫人约了时间,要我今天下课后去X夫人在士林的公司找她商量。
    下课后我到了X夫人的公司,看起来是很豪华的办公室,不过却没什么人。出乎我意料之外的,X夫人是个打扮颇华丽的中年女子,不是我之前料想的办公室女强人那一型的,X夫人看起来有点像酒店的妈妈桑。
    「你好,心玫。」X夫人微微的向我点头:「虽然一见面就说这个不太好,不过我想知道,你对于欠款的部份,有没有什么打算呢?」
    「唉,这个……」我有点窘迫,几乎答不出话来:「我是听亚纹说,可以找你商量的。」
    「哦,这样呀,看来她并没有说得很清楚。」X夫人以有点嘲弄的表情看着我,眼光上下移动:「心玫美眉,你觉得有什么好商量的呢?我先声明,你欠的钱我们公司是一定要收的,不过,你大概没办法还吧?不然也不用找我商量了,不是吗?」
    「那,可是亚纹不是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亚纹也没告诉我她和X夫人是如何商量的。
    「嗬嗬,心玫美眉,我告诉你吧,以我专业的理财判断,你现在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还钱了,那就是变卖资产。」
    「变卖资产?可是我没有什么财产呀!」说着,我突然产生不好的预感,由X夫人的穿着,到办公室的气氛,让我觉得很不妙。
    「当然呀,心玫,你最值钱的资产,就是你的身体呀!」X夫人用食指轻轻?起我的下巴:「所谓的商量,就是指这个呀,心玫美眉。」
    X夫人带着嘲笑的语气让我很不舒服,而且话题突然间转到这方面,更是让我脑袋整个空白掉。我用带着发抖的语气问X夫人:「那,亚纹她也是……」
    「嗯,她大概不好意思跟你明讲吧!不过你们这种女高中生,又没有工作能力,只好由我帮你们介绍一点工作来还债了。嗯,怎么样?」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几乎没办法思考,不过我下意识的拒绝了:「不用了,我再想别的办法。」
    「哦?」X夫人的脸色沈了下来:「你有别的办法,又何必来找我呢?你不会以为可以赖帐吧?丑话说在前面,我们跟银行可是不一样的,我们虽然是正当经营的金融公司,不过,我们催收的方法可是很有效率的哦!嗯,还是要我拨个电话给你住加拿大的父母呢?请他们帮你解决好了。」X夫人语带威胁的说着。
    「怎么可能?」我简直不敢相信:「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事?」
    「商业机密。」X夫人带点得意的口气:「我说过我们很有效率的。心玫美眉,你最好乖乖照我的方法还债比较好,我们有很多办法让你还债,而且有很多办法是超乎你的想像的。相信我,你不会想试这些的,我的建议是为了你好,就照我建议的方法吧!」
    「可是……不行啦,我没有那种经验。」我几乎是要哭出来的跟X夫人哀求道。
    「没有经验?你是说你还是处女吗?」
    「嗯。」我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点头。
    「哦,这样不是更好吗?像你这么漂亮的女高中生,第一次可以卖到不少钱呢!」
    「不要,拜託你,我会想办法的。」
    「不要这么不乾脆!拿得出来的话,也不用拖到现在了。」X夫人带点怒气的说:「等到我派人开始催债,你就会改变主意了,心玫。」X夫人冷冷的说:「第一次?等你被讨债的小弟轮姦的时侯,就会后悔现在没有听我的话。」
    X夫人这么露骨的威胁,把我的仅存的理性都打散了。她搭着我的肩膀,半强迫的把我拉到一旁,「云飞,準备拍卖会的事。」X夫人吩咐属下。
    心中虽然不愿意,但是我也不敢反抗X夫人,因为我真的无路可走。但是要把我像货物一样拍卖掉,让我涌起一股屈辱的感觉,豆大的泪珠也一直往下掉。
    「心玫,不要再一直呜呜的哭了哦!」X夫人仍然用着那恶毒的口气:「要哭,今天晚上就会让你哭个够的。」
    这句话狠狠的刺进我心中,没想到我居然会在十七岁生日的那天被不认识的人买走,然后丧失处女。天呀,如果这是恶梦的话,拜託让我赶快醒来吧!
    但是残酷的时间依然一秒一秒流过,室内的冷气风口也发着微微的呜声,那一刻终于到了。
    「Madam,客人都到了,可以开始了。」
    X夫人拉着我走出来,眼前是在一个小小的圆型伸展台,台下的座椅坐了十来个观众,都戴着蝴蝶型的眼罩掩饰彼此的身份。当我走上台时,台下的观众开始把眼光集中到我身上。
    「各位会员们,感谢你们在百忙中抽空来参加,让我介绍一下今天拍卖会的主角——心玫,今天刚好是她的十七岁生日,心玫唸的高中,大家看她的制服就知道了。」
    「嗯,圣理女中呢!」、「嘿嘿,制服很好看呢!」、「好久没有这么漂亮的女高中生了。」……台下的观众纷纷发出淫邪的笑容。
    我穿着学校的制服,在臺上微微发抖着。白色有着鹅黄色滚边的制服上衣,好像随时就会被这些人扯破,而且我平常喜欢穿比较短的制服黑裙,这时让我感觉到大腿露出太多。
    「心玫的身高大约165,体重47左右,算是高眺匀称的体型,身材相当完美。」X夫人以讚叹的口气继续说着:「叁围嘛,差不多是33?24?32左右,对吧?心玫。」
    「嗯。」我勉强点头,实在不想在这群人面前让他们知道我的隐私。
    「罩杯的话……」X夫人突然从后面伸手握住我的胸部,我整个脸都红了起来。她一边揉捏一边说:「嗬嗬,心玫虽然瘦,胸部还很丰满呢!嗯,大概有C罩杯吧。心玫,告诉大家你是什么罩杯呀?」
    「……C……」
    「太小声了,我听不见哦!」
    「……C罩杯。」我几乎快哭出来了。
    「那么心玫,把制服脱下来,让大家看一看。」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听到的,X夫人竟然叫我在这么多人面前脱衣服?
    「快呀,心玫,难道要我帮你脱吗?」
    不敢反抗X夫人,我一咬牙,开始解开上衣的钮扣,颤抖的手好不容易解开所有扣子,但是实在没办法拉开上衣。
    这时X夫人很快地把我的上衣脱掉:「裙子也要脱,心玫。」我只好把裙子也褪到地上,用两手遮掩着,虽然有穿内衣,但是台下观众淫猥的目光,让我觉得好像全身赤祼一样。
    「心玫,转个圈吧!」
    转完圈后,X夫人宣佈要正式开始了:「相信大家都知道我们俱乐部的竞标规则了,就请开始出价吧!」
    开始竞标后,会场的气氛很热烈,举手的观众此起彼落。
    「嗬嗬,心玫,你很受欢迎呢!」
    终于,最后的得标者出现了,是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头髮微秃。剩下的观众渐渐散去,剩下X夫人和那男子开始交谈。
    「恭喜了,陈总裁。看您要带心玫去那,我就不打扰了。」
    「嘿嘿,不过X夫人,照惯例的东西拿给我吧!」
    「没有……我,我不习惯」我随便说些话「哼,心玫,你知道吗?照我以X夫人那俱乐部的多次经验来看,现在的你很缺乏危机感呀,难道…….」陈先生语带不屑的吐出这句话,让我的脑袋像被铁鎚敲到一样「…….啊,什么?」一片空白,无法思考的我只能吐出这句话,而陈先生开始淫笑「心玫呀,摸个大腿有什么好躲的?总之,我是不会让你明天离开这裡时还是处女的啦,嘿嘿嘿」这么露骨的话,让我全身开始发抖,想要从沙发上站起来,逃离陈先生身旁,但是他一把搂住我的腰,我只好继续坐在沙发上,他把右手伸过来,要解我的扣子,同时又要把手放到我的胸部上,我两手乱挥抵抗他,但又不敢做太大的动作,怕惹火陈先生。他就这样玩弄了我一下。
    「嗯,就是要这样,不反抗就不好玩了呀」嘴裡一边吐出这种邪恶的臺词,一边伸出双手来扯我的上衣,我上衣的两边被他抓住。「嘿嘿,合作一点吧,心玫,还是要我用力扯呢?这样你明天要穿什么衣服回去呀,嗯?」被他这样威吓,我只好停止反抗,他一边淫笑着,一边解开我的扣子,把我的上衣脱掉「嗯,好漂亮的胸部,近看的感觉果然不一样」他把我的两手抓住,眼精直盯着我的胸部,今天我穿的粉红蕾丝胸罩,就被他这样慢慢的欣赏,第一次经歷这种屈辱的我,眼睛开始流下一行泪水,他放开我的双手,把我拉到床边。
    「不要,求求你不要……」我开始大哭,哀求他放过我「哼,这种浪费时间的事就别作了,还是你要先洗澡呀,心玫?我可以陪你洗喔」我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了,他就把我推到床上「那我就不客气了」他狰狞的笑着,拿着他带来的公事包,从裡面拿出几个金属製的手铐,慌乱间他骑在我身上,把我的双手拉开,我的左右手分别被手铐铐在床头的铁柱上「你,你想干什么?」现在情况可以说完了,但是我还是加强我的语气,增加我的威严,但是我的语气不由自主的抖着「嘿,我想干嘛?我想干你呀,心玫美眉」他边狞笑着,又拿出两副手铐,先把我的右腿铐在下方的床柱上,然后抓住我的左腿,用力的往外扯,我抵不过他的力气,两腿被分开来,而且,被分的很开很开,然后他用剩下的一个手铐铐住我的脚踝,再铐在床柱上。
    现在大势已去,我完全无法反抗了,手腕,脚踝,分别被铐在床的四端,而且双腿被分的很开,开到我的股间隐隐作痛,我挣扎的想合起双腿,但是冷冰冰的金属质感扣住我的脚踝,细而没有肉的脚踝,踝骨直接摩擦到冷硬的手铐,我想把双脚稍微合起来也办不到,手铐紧紧的扯着我的双脚,意识到这件事,我开始嚎淘大哭「呜,不要,陈先生,求求你不要,呜,拜託你放过我」我边哭边摇着头,及肩的长髮飞舞着,但是陈先生开始脱他的衣服「嘿嘿,你儘量叫吧,你越大声我就越兴奋呀」他爬到床上来,开始拉我的胸罩,我今天穿的是前开式的,一下就被他把胸罩脱掉,无论我无厅挥动双手想反抗,我的手还是被铐在床头,一点也抵抗不了他,只有发出叮铃叮铃的金属碰撞声。
    「太棒了,心玫,你的C罩盃的胸部,很漂亮呀,嘿,好棒的胸型,嘻嘻,好可爱的乳头,还是这么漂亮的粉红色」下流的话不断由陈先生口中吐出,我的语气开始转弱「不要讲,不要讲,呜呜」但是,他开始把双手放上来,搓揉我的乳房,我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玩弄胸部,开始扭动上身想逃开,但根本不可能。
    「嘻嘻,好棒的触感,又软又有弹性」他的动作开始变大,彻底的揉捏,玩弄我的胸部,我不时感觉到噁心和疼痛,而且他不时用手指揉捏我的乳头「噫,啊,不要摸那裡……不要,拜託你不要再揉了,啊…..这样会痛,求求你」玩弄了我的胸部一阵子之后,他停下来,把我的裙子掀起来「很漂亮的内裤呢,心玫」他眼睛直盯着我的股间,因为双腿被分的很开,即使穿着粉红的内裤,这样还是让我觉得很可耻,但是双腿被牢牢铐住,连扭动一下想闪躲他的眼光都做不到,我低声下气的哀求「不要看,求求你,不要看,呜呜」我边哭边请求,但是他全然不理我,把手伸到我的内裤上,用力一扯,我的内裤一下就变成破布了,破掉的粉红蕾丝内裤被他随意丢到房间的一角,好像暗示着我今晚的命运,我开始着急了。
    完了,我要被强姦了,这个念头充满我的脑中。
    就在这时,他从公事包中拿出X夫人给他的两个瓶子。我想起X夫人之前的那句话,很在意这两瓶东西。「那…..那是什么东西?」「你猜呀,小美女」他拿着其中一瓶向我走来,打开瓶盖,倒出一些黏稠的液体在手上,然后伸向我一丝不挂的股间「你…..你要干什么,那是什么?」他淫笑着开始用手指把液体涂抹在我的阴部「那是什么?你,你是不是用春药害我?」
    「春药?嘿嘿,你蛮聪明的呀,心玫」他狞笑着举起手上的瓶子「这是X夫人那的好东西其中一种呢,你要说这是春药也没错啦,不过呢,这东西不一定要当春药来用的,嘿,这种药是一种神经加速剂,会让你的触觉感官敏锐很多」我一时间听不懂,显出疑惑的表情「这种东西,用在一般女人身上,是可以提高感觉的春药,不过,如果用在你这种没有经验的少女身上,这种敏锐的触觉,大概会把你被开苞的感觉提高二叁倍吧」
    我别过头去不敢看,然后他爬到床上来压着我的身体,我感觉到下体被他的肉棒抵住,不断的扭动身体想逃开,可是这种反抗完全没有用,他压住我,仔细的品味我无助的挣扎,我的乳房被他压扁,他用黝黑的龟头抵住我的洞口「啊啊,不要,我不要这样」他没有理会我,腰用力一挺,粗大的肉棒没入我的下体,我觉得一阵激痛传来,头往后仰,大眼睛睁的很开,嘴巴也合不起来「呀…….啊……」
    超乎我想像的剧痛,让我说不出话,连哀嚎都发不出来,连眼睛也只能看到一片白光,然后股间传来可怕无比的撕裂感觉「呀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动呀,呜呜呜…..啊啊啊好痛,好痛呀………不要再动了,啊啊,好痛………」他开始抽插我的下体,巨大的阳具在我的花瓣中进进出出,上面沾满血丝,一阵一阵像要割开下体的疼痛传来,我顾不得被铐住的手腕和脚踝,不断的舞动想推开他,但一切都是没用的挣扎,我只能继续被压着,然后被蹂躏,我的屁股被他用枕头垫高起来,好让他可以毫无阻碍的插我,他毫不留情的衝刺,而且加快了活塞运动的速度。
    「亚纹,接下来要去那裡逛?」我这样问亚纹「嗯,再去前面OZOC的专柜看看吧,心玫你预算够吧」「放心啦,之前债都还完了,现在卡又能刷了」我高兴的这样回答和亚纹两个人继续走,啊,好幸福的感觉,还完了钱,又可以这样轻鬆的生活了,无拘无束,多好。突然间,我感到小腹一阵剧痛,蹲在百货公司的地上「呜,好痛,亚纹,我肚子好痛喔,好痛」莫名奇妙的,我的小腹传来可怕的疼痛,而且下体开始不断的流出血液,把内裤和裙子染红「呜呜…….好痛……好痛呀,救命……救我呀…….」但是没有人回应我,亚纹像是消失一样,四周景物开始模煳。感觉脸上冷冷的,有人在拍打我的脸,我睡着了?我在那??我勉强睁开眼睛,发觉脸上湿淋淋的,塬来是他拿了一杯水倒在我脸上,强迫我醒来。
    不过下一刻,踝部的激痛立刻帮我找回来,他又开始兄勐的进出,粗黑的肉棒,不断排开我狭窄的阴道,把阴道的嫩肉撑开,不断的摩擦我的嫩肉,刚醒过来就被如此凌虐,我只能祈祷赶快结束这场恶梦。抽插了将近两个鐘头,他又开始加快速度,而且是最勐烈的,没有经验的我跟本无法承受这种可怕的姦淫,但是我现在连叫都叫不出来,只能毫不保留的承受他的凌虐,最后,一个深深的进入,我感觉到他的阳具开始膨胀,然后射出灼热的精液,我只能屈辱的承受,让他把白浊的精液射进我的体内。他将射精后的阳具拔出来,爬起来坐在床边,肉棒上沾满了血丝,和白浊的精液混在一起。陈先生在我的身上充份的发洩了,而我已经不是处女了,这样残酷的事实使我开始抽泣起来。陈先生将我的手铐都打开。
    「怎么样,心玫,要不要去洗澡呀」由于刚刚被射进大量的精液,觉得下体内很不舒服,感觉很奇怪,听他这样问,我起身要去洗澡,但是现在才发觉,这边的浴室虽然很大很豪华,但是,却是用透明玻璃围起来的「这……这种浴室」「哼,反正你的身体我都欣赏过了,而且你也被我搞过了,还害羞什么」我低下头去,虽然感到耻辱,还是走进浴室,开始淋浴,大量的精液,混着粉红的血丝从双腿间流下,我连忙冲洗自已的身体。
    不口交是吧,行,我再干你一次好了」「不,不要」我煺到浴室门口,现在下体还很痛,我不想再被搞一次,但是他依然挺着阳具逼近「嘿嘿,美女,快点决定吧,你要用下面的嘴吧,还是上面的嘴吧呀?」
    「哼,不错呀,心玫,你还有力气抵抗」他用力将膝盖挤进我的双膝之间,我併拢的双腿被强迫挤了开来。他用蛮力推挤着我,他把双腿渐渐打开,由内侧推挤着我的膝盖,我扭动双腿想抵抗,两个人的脚缠在一起,而我的双脚慢慢的,被分的很开,他定住不动,而我依然继续无用的挣扎,但是他的腿已经挤进来了,我修长的双腿再也无法合拢起来,浴室内的冷气吹着,冷空气流过我整个暴露在外的阴部,那种异样的触感让我想被电到一样,空气的冰凉让我很清楚双腿被分的多开,也让我很清楚可怜的私处是如何裸露着,等待下一波的凌虐。品味了一下我挣扎的双腿,和扭动的上身,他用手紧紧抓住我的腰,我的腰动都不能动,现在我趴在洗手台,想挪动一下屁股都不行。
    然后,他又插了进来,阴道的肉感觉到异物的侵入,然后我的私处就被蛮横的侵入红肿发热,受伤的阴唇,被粗大的阳具撞击着,之前的开苞如果是用刀割般的疼痛,现在这样,就有如下体被钝器敲击一般,不下于失去处女的痛苦「啊……为什么…..这么过份」他摆动着下半身,扭动着腰部,不断的把可怕的阳具往前突出,在我的背后进行活塞运动,噗滋噗滋,淫猥的声音不断的响着,用这种体位,我被更深入的抽插,他毫不怜惜的,运用全部的腰力和弹性,恶狠狠的衝撞着我的下体,不断的发出可怕的摩擦声。噗揪…….噗揪……性交的声响不断传入我的耳中,刺激着我的精神,我把脸埋在洗手臺上,亚麻色微卷的长髮不断摇晃。
    陈先生一把抓住我的头髮,强迫我把头?起来。「喂,心玫,现在要休息还太早吧,好好看你现在的样子」在他强制抓着我的状况下,我看到镜中的自己,微微的黑眼圈,哭的红肿的双眼,还有满脸的泪痕,而且,白皙浑圆的胸部,在他背后的衝击下,不断的波动着。
    「可是……」我的裙子很短,这样很容易走光,不过现在也没办法了「嗬嗬,看来药效还残留着呢,很痛吧,心玫」X夫人又用这件事来刺激我。穿好衣服,X夫人开口了「心玫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呀?」听到X夫人这样讲我很困惑,我现在只想快点回家,但是应该没什么事了呀「心玫呀,你昨天被陈先生射精了几次呀?他要玩你这个处女,一定是不戴套子射在裡面的,你不怕怀孕呀?」糟了,我脑中一片空白,现在要怎么办「没关係,心玫,我有帮你买事后药」亚纹把药拿给我「育,真是令人感动的友情呀,快点吃完药走吧」说完后X夫人开车载我们两个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