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妹来我寝室复习功课。

期末考开始了,晓波和小琪每日都到图书馆K书K到关门。 这天晚上,寒流来袭,天气特别冷,小琪躲在宿舍懒得出来, 晓波只好也乖乖的守在公寓准备隔天考试的课目。 大约晚上七点半左右,有人来敲晓波的门,他跑去开门一看, 原来是玲玲。 「学长弟弟, 」她提着一个大包包: 「你在家真好!」她脱掉鞋子走进房间, 脱去外套将包包放在书桌边打开来,取出三四册书本笔记, 摊开在书桌上搬过一块坐埝放在晓波的座位左边, 就自己坐下来看书。 「玲玲……,」晓波看着她做完所有动作, 才问: 「你作什麽」「来让你陪我念书, 尽尽你学长的义务。 」她头也不擡的说。 晓波耸耸肩,觉得没什麽不可以,就回到位置上坐好, 继续看他的书。 玲玲读得很认真,有问题不时发问,晓波一一的教她, 果然蛮像学长学妹的那麽一回事。 读着读着,晓波的左手和玲玲的右手不晓得怎麽搞的就纠缠在一起了, 他先是轻捏着她的指关节一个换过一个,有时候玲玲些些吃痛, 就 会娇哼一声。 接着他又去玩她的指肉,玲玲直说好痒,却不抽回手来。 两人手上虽然热热闹闹,其他部分可都规矩得很, 所以玲玲还可以读她的书。 可是后来,晓波又用脚趾头去搔她盘着的脚板, 玲玲虽然穿着厚厚的小白袜依旧觉得很痒,就「嘻嘻嘻」的笑个不停, 晓波突然发狠捉住她一支脚,抽去白袜,在她的脚底乱抠一通, 玲玲当然哈哈大笑她将脚用力的缩回, 恨声说: 「干嘛, 当我是赵敏啊」 晓波故意装出色迷迷的表情 爬起身来玲玲恐惧的往后缩了缩身体,晓波欺近她身边, 伸手到她背后摸索却没接触到她身上,她正觉得奇怪, 晓波从她后面摸出两支咖啡杯 拿到她面前晃着说: 「请你喝咖啡。 」玲玲轻打了他一下,晓波又找出咖啡炉,在桌上点火烧着酒精灯。 水磙了之后,晓波冲了两杯,他们边喝边再念书, 空气中沈静无语。 没隔多久,晓波又使出怪招,他捧起书本,躺在地毯上面, 拿玲玲的大腿当枕头靠着玲玲看他没其他的不良企图, 便顺着他没有反对。 但是晓波却无时得定,他一会儿仰躺,一会儿侧躺, 一会儿又再仰躺头发老是在玲玲的腿上磨擦, 她的毛料短裙被他推挤得皱成一堆。 其实玲玲也喜欢他这样像猫儿一般的撒骄, 她放手下来到晓波的头发上抚弄着晓波翻过头侧向她怀, 还将右手穿过她的右腿弯挽揽着她的大腿。 忽然玲玲发现新大陆的说: 「别动!你有一根白头发。 」晓波果然不敢乱动,玲玲轻轻的将他的头发分开, 想要去捏住那根白发可是一时之间拿不准确, 就不停的在他的头皮上找来找去。 晓波被她拨弄得很舒服,后来玲玲终于拔掉那一根白发, 她递给晓波看晓波接过来, 说: 「老了……」他把白发抛开, 将脸都埋到玲玲的小腹书本早就不知道丢在哪了, 玲玲让他去发癫只管看自己的功课。 晓波的脸颊紧贴住她的大腿,她的毛裙又早被捋高上来, 所以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白色的内裤玲玲的视缐被晓波的头挡着, 完全不知道自己春光外泄。 玲玲的三角裤小小的,很可爱,细致软滑的半透明布料, 穿着会很舒服的样子在靠近中央的地方,有一朵盛开的花, 晓波爱死那花了因为它是镂空的,所以就在网状的丝缐底下 出一片神秘而稀疏的草丛, 若隐若现的更像要诱人犯罪。 在最狭窄的部位,是看起来十分柔软的质料, 包裹住一坨饱实的软丘很多女孩子的这个地方都会有黄黄的分泌, 玲玲却是干干净净的晓波甚至怀疑,是不是有闻到从她那传来清纯的少女体香。 「玲玲……」晓波叫她。 嗯」她还在看着书。 你的毛好像很少 !」他说。 咦」玲玲突然被他莫名其妙的问一句,低头去看他, 才知道晓波正好整以暇睁大眼睛近距离地在欣赏着自己的私处。 啊!要死了!」 她惊慌的骂晓波,急忙想将双腿并拢, 晓波早料到她会有害羞的反应从容的将她的身体抓着不让她动。 他本来就把头枕在玲玲的右腿上,现在只须将右手反按, 便把她的左腿挡住玲玲已经没法子合上腿, 晓波用乞求的方式说: 「别动嘛, 让我看看而已好不好」当然不好,玲玲用手压下裙摆去遮住要塞, 晓波死皮赖脸 又说: 「只看一下子就好!」「只一下」玲玲有点 不过他。 「一下子!」他纠正她。 「一下子是多久」玲玲问。 「一下子嘛……不会很久。 」 他说着已经自动的去掀玲玲的裙子,玲玲羞得满脸通红, 拿书本将俏脸掩蔽晓波这次可是有获得正式许可的, 所以理直气状的死盯着看。 看看倒还不打紧,可是他那支按着玲玲左腿的右手, 却不安份的在她大腿内侧摸动不已玲玲不知如何是好, 她的腰无力的松懈下来双手都抱夹住晓波的头, 难过的蹙着眉 只能无助地说: 「不……不要了……」晓波管她要不要, 骚动的手往腿根处悄悄的移去虽然很缓慢,但是总会有走到的时候, 玲玲被他爱抚得腿肉直抖觉得下身一直发软, 晓波还瞪着她的裤底看发现她的隆起处忽然吐出一小块湿润的痕迹来, 而且逐渐的在扩大他闻到那香味更浓了,在这紧要关头, 他右手的拇指率先抵达终点。 「啊……一下子……」玲玲颤颤地说: 「已经到了……」晓波不理她的声明, 他的手掌贴在玲玲大腿上用拇指在那湿湿的布面上磨着, 玲玲哀求着说: 「不……不要……好……难过喔……我……啊呀……好丢脸啦……饶饶我嘛……啊……」 晓波无动于衷 拇指又磨了几下感觉不出布料下的正确地形, 就问说: 「玲玲这是哪」「唔……唔……」玲玲不愿意回答。 「是哪」他又问,而且磨得更有力一些。 「阴……阴唇……」玲玲小小声的说。 晓波将她逼出供来,知道这不是最重要的攻击目标, 马上放弃这片湿润的范围参考玲玲提供的缐索, 拇指往上挪动了一二公分找到一小点突出的地方, 有规律的划着圆圈。 玲玲马上要命的呻吟起来,晓波按的正是她阴蒂的位置, 叫她如何消受得了晓波身为学长明明知道她少经人事, 却故意专攻她最脆弱的地方。 玲玲无从抵抗,不由得「啊……啊……」的忍耐承受, 一条小内裤没有经过多久倒三角形的下端就完全湿透了。 晓波第一次觉得应该颁奖给自己的拇指,它打了一场漂亮的仗, 而且乘胜追击独力挑开裤底松紧边,想要深入敌境, 孤军犯险。 玲玲双手吃力的执住他的右肘,让他的拇指不能再前进, 晓波的左手见友军失利便贴在她的腰间匍匐前进, 隔着她上身穿的长袖套颈衫摸在玲玲胸前的美乳上。 玲玲马上缩回左手来保护双峰,晓波的拇指因此顺利的滑进三角裤底, 半埋在肥腻腻的肉缝中有趣的游荡着。 同时他的左手忽左忽右,在两颗脂肪球间来回窜跑, 玲玲顾得了这边顾不了那边既然挡不下他厉害的八卦游身掌, 便自暴自弃任由他疼爱揉搓,两岸三地,尽入晓波手中。 晓波见玲玲不挣扎了,左手移下来撑托起她的右腿, 把头一侧一缩钻过那腿弯,让她的右腿跨上在他的胸前, 自己的右臂也穿拥着她的左腿变成埋首在她的两腿之间。 玲玲就可怜了,她还想不通为什麽「只看一下子」会突然演绎成现在这个模样, 她也不知道晓波到底还有多少招数心头乱七八糟, 失了主张。 晓波可一直没闲着,他暂时放弃掉了玲玲的上半身, 伸出舌头在她的两腿内侧舐来舐去玲玲当然会很舒服, 她双手向后撑在地毯上仰着脸吁气,晓波越舔越接近圣地, 已经吃到大腿的根缐沿着三角裤缝撩拨滑动。 玲玲发出诱人的嗯哼声,晓波左手捏住她的裤底布边, 轻轻拉扯开来就露出一大半芳草栖栖的阴户来, 玲玲心防完全崩溃两手一软,嘤咛娇喘,仰躺到地毯上去了。 晓波把他横的唇温柔的印上玲玲直的唇,玲玲心中震憾, 禁不住剧烈的颤抖着晓波蜻蜓点水几下,魔鬼般的舌头又蜿蜒而出, 从玲玲底下裂缝的最低处往上舔去,玲玲快乐的哭泣着, 当晓波舔到那颗最敏感的小豆子时她就胡乱的「哦……哦……」叫喊起来。 晓波重复的舔动舌板,让玲玲享受身体不断发生的喜悦, 有时候他故意停在阴蒂上连续刺激她,有时候, 他钻进玲玲的嫩肉中吸食她软涩的液汁玲玲觉得自己快死掉了, 全世界的一切都已经变得不重要只想着要张开翅膀, 高高地飞上天去飞上天去。 晓波发现,玲玲的内裤是在左右两边都各有一条绑着的松紧带, 他将它们同时抽开她的整个阴阜就都失却了遮蔽, 更方便他的侵略。 晓波的嘴继续对玲玲发动攻击,双手则伸进她的上衣之中, 摸索回到原先弃守的胸部因为他的眼睛正贪婪的注视着玲玲粉红色的阴唇和阴蒂, 所以双手只好自求多福盲目的在她身上乱闯, 但是玲玲胸前的目标如此明显他还是很快就找到软绵绵而富有弹性的乳房, 并且剥走覆在上面的胸罩对她那两颗小樱桃无礼的拉拔, 玲玲全身不停的抽 扭动勾人心□的「噢……噢……」声难以止歇。 晓波把她嫩穴上的浪水囫囵吞下,可是没多久玲玲就又流满了一屁股, 晓波专挑她敏感的地方去舐她难耐的抛动屁股, 晓波得用力抓着她才不会被她挣脱,但也弄得自己一嘴煳涂。 玲玲越来越觉得情绪高亢,晓波的舌头带给她从没经验过的快感, 她也晓 得这样子生理上会有难以控制的反应 由其是那丢死人的骚水一直不停的流她就算再跟晓波说她是端庄淑女他也不会信, 但是这阵阵袭上心坎的美妙感觉还有自己忍不住发出的浪叫声, 都在催她继续往更高的激点去攀。 晓波只是专心一意的替学妹服务,他的舌尖将玲玲的阴蒂逗得又红又涨, 他从她痉挛的频率猜测玲玲应该已经快完蛋了, 他打起精神疾速的将舌头摆动磨擦,果然玲玲叫声更高昂, 腰儿 硬的弓起突挺一头秀发散乱在地毯之上, 双手紧紧的捧着晓波的头期待最后的结局。 「我……好难过啊……好舒服啊……啊……晓波……啊……啊……我…… 很奇怪……哦……哦……我……好像生病了……啊……要……要……要尿尿……好急啊……快……快让我起来……啊呀……啊呀……来不及了……啊……尿 出去了……啊……我要死了……啊……啊……」玲玲噗的从穴儿中喷出一滩骚热的水来, 晓波张嘴能吃就吃来不及吃的就让它们洒在他下颚, 有的还滴落到地毯和座埝上。 「噢……天……啊……不要了……波……停下来……停下来……波……停下来……我不要了……」 她很难过的要求晓波停止动作, 晓波听她求得可怜真的停下来,爬到和她并肩躺下, 看她满足后的表情。 玲玲偏过脸去,不肯让他看,可是晓波又将她的脸扶回来, 仔细的瞧着。 玲玲翻身搂住他, 晓波玩着她的头发问: 「舒服吗」「不知道!」玲玲拒绝回答。 「那……待会儿再来一次就知道了。 」「才不要!」玲玲还是将脸贴在他胸前。 「以前没有这样作过吗」晓波看她的生疏的反应, 有一点奇怪。 玲玲摇摇头, 晓波又问: 「你有过几个男朋友」「要你管……」玲玲擡起头, 用手埝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 「我是你的学长嘛,应该要关心你。 」晓波说。 「现在有两个。 」玲玲伸出食指和中指。 「哇……」晓波说: 「两个……,有多要好呢」「只是普通朋友。 」玲玲嘟起嘴,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晓波两手各握着她一片光熘熘的屁股, 说: 「像我们一样的普通朋友」 「别臭美了, 你算什麽朋友」玲玲笑起来: 「你是仇人。 」「什麽仇人」「夺走我两次初吻的仇人。 」她幽幽的说。 晓波默默不语,两次初吻这可真要命。 玲玲又说: 「干嘛自责啊好啦……喜欢你, 可以吗学长弟弟」晓波想要吻她她却一骨碌爬起来, 说: 「要念书了。 」晓波说: 「念书……那……我怎麽办」「什麽怎麽办」玲玲拾回地毯上的书本。 「这个……」晓波指了指发硬撑起的裤档。 「别问我!」她绝情的说。 玲玲低头去看书,听到后面有的声音,晓波半天也没坐回来, 就转过头去看结果看到晓波脱光了屁股,坐在那看着她自慰。 「变态,你……」玲玲真是又气又笑,都不知道要怎麽骂他。 晓波将她一把拉过来,她踉跄的被拖进他怀, 晓波求她说: 「好妹妹帮帮我……」「叫姐姐。 」玲玲坚持她的身份。 「好姐姐……」晓波反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涎着脸喊她。 玲玲伸出小手,从晓波手中接过坚硬的鸡巴, 说: 「好烫啊!」 她几个月前在忆如家见过这根鸡巴 但是毕竟一面之缘还不相熟便对它很客气,她握住肉杆子, 上下缓缓轻轻的套动。 晓波则趁机香着她的脸蛋儿,然后甜蜜的和她亲吻, 手掌环过她的背自另一边的腋下摸到她的乳房, 但是只温柔的托着不敢有欺凌的动作。 玲玲玩了一会儿鸡巴,就主动的趴下腰去,晓波感觉到龟头被湿湿热热的 一环肉圈包住, 原来她为他含弄起来玲玲虽然并不熟练,晓波依然万分的舒服, 这次换他软软的躺下玲玲跪起来在他腿边,一手仍在帮忙捋动鸡巴, 一手在他的大腿上来回抚摸。 晓波被玲玲摸得真是毛骨悚然,鸡巴胀得更硬更大。 玲玲嘴中塞满东西,觉得不能唿吸,就将龟头吐出来, 用手狠狠的套了几十下才又张嘴含住,到换不过气的时候再换成用手, 如此交换几趟晓波也觉得累积的美感在节节推高, 唿吸开始紊乱起来。 玲玲对他这样的反应好像胸有成竹,就噬住他的龟头不放, 双手同时快速的在鸡巴上晃着有时百忙中还腾出一手来, 在晓波的阴囊上撩拨挑弄晓波受不住她的疼爱, 唿吸越喘越急然后「嗯」了一下,高潮了。 阳精从马眼喷出,玲玲虽然早有准备,但是仍旧走避不及, 热烫的精液洒到她唇上、 上、眼皮上甚至连头发都有。 她不吃也不擦,只是将头靠在他腿上,手掌还握着鸡巴慢慢套动, 晓波这时已经开始无力地软化最后的一两滴精液也被她给挤出来了。 「好姐姐,真舒服。 」他由衷的赞美说。 玲玲爬到他身上趴着,晓波又捧着她的头吻, 只是她脸上到处都是他自己的阳精还真有点为难。 「玲玲, 」晓波说: 「晚上别回家……」「谁要回家我本来就是打算要睡这!」玲玲说: 「所以将你先弄死, 免得你半夜强奸学妹。 」「小人之心……」晓波说: 「可惜我是超人, 等一下还是一尾活龙。 」「好啊, 」玲玲憨憨的笑着说: 「大不了书不用读, 为我的初恋情人舔一整夜可以吗」晓波这才想起明天还有考试, 苦着脸找回书本 埋怨说: 「死了,都还没读, 果然是红颜祸水……」玲玲听了当然不依扑上去要打他, 晓波将她一抱就拥在怀她赖在晓波腿上,依偎着他, 两人各自又看起书来只是晓波没多久又会让心思跑到她身上, 在她的娇躯挖来抠去所以小房间,一直充满温暖.。

上一篇:淫慾女室友。 下一篇:我的英文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