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做小强,自小父亲早逝,妈妈成为家庭支柱, 而我是家中最小我有两个姊姊。 她们从来没当过是男仔,在家中不论是洗澡, 如厕换衣服等都不关门。 所以妈妈上围33C,而大姊的巨乳有36E,而二姊都有34D, 我都很清楚。 在我16岁时,其实我已经长大了,可是家中女人依然照样赤裸裸全屋乱走, 豪乳横飞摇摇晃晃,摇摇欲坠,连她们的下阴的毛的形状都清清楚楚, 每次都令我的阳具不自主胀大我还偷偷启动电脑的镜头, 偷拍她们的体态。 家中只有两个房间,两个姊姊同住一间,而妈妈与我同房, 我睡在双层床的上格而妈妈就在下格,自小我已经知道妈妈有自慰的习惯, 年少时我睡在上格听到妈妈的轻轻的呻吟声, 我探头看看见到妈妈扼着乳房,用大茄子插自己的小穴, 被妈妈发现大骂几声我便收起头来睡吧!到了现在妈妈仍旧每隔两晚就来一次。 我不再明目张胆偷看,改用了先进的夜摄的镜头接上电脑, 再连接我手上的无缐的手提显示屏是大姊在我生日时送给我的礼物。 直播妈妈自慰的过程,妈妈在搓揉自的乳房, 又撩自己的小穴闭上眼睛享受,又拿出肥大的青瓜, 套上安全套勐插自己的阴道,令双层床都摇晃, 轻轻的呻吟声。 真难为了十多年守寡的妈妈,我真想说我来帮你。 我一边看直播妈妈自慰,一边搓揉自己的阴茎, 直致打枪为止。 暑假期间有一个晚上,妈妈和大姊回乡探亲。 只剩下我和二姊。 二姊在零晨回来,入屋后大吵大骂,满身酒气, 从她的叫骂相信是被男友分手她又开始脱衣服, 乱抛衣服内裤掉到爸爸的神台上,胸罩掉在坐着看电视的我头上。 实在忍无忍。 我走去扶二姊入房休息,把她放上床上。 二姊拥抱着我说:[我无人要。 ]我挣扎摆脱她,回房拿摄影机,装好在姊姊房间, 我脱去衣服把阴茎放入二姊嘴里,昏醉的二姊勐吮我的龟头, 令我慾火焚身我对准她的小穴,就像AV片男主角, 插入她的小穴她呻吟起来,越叫越响亮,使我更兴奋, 抽插再抽插打燃起二姊的慾火,主动跨在我上面, 上上下下狂吞我的阴茎呻吟不停,还要我扼住她的双乳, 极淫的表情她气力不计倒下来,我起来再插伏在床上的二姊, 我抱着她的腰臂不停推插,越插越深。 二姊狂叫,突然二姊醉醒大叫:[弟弟!你干吗?]高潮令她醉醒了, 她挣扎起来我用身体押着她的背部,令她趴下床上, 用手押着她两肩继续抽插二姊大叫:[弟弟!不要这样?]太迟了, 我就像AV的男主角把精液射她的屁股上。 二姊大叫:[弟弟!你怎可以强奸我。 ]我扮可怜求二姊原谅。 此中是一家人,家丑不可外传,二姊大力打了我的耳光, 就跑出洗澡。 混乱中二姊未发觉我在拍摄。 我马上收起了摄影机回房间。 不久二姊围着毛巾走到我面前,再打我的耳光, 严厉地说:[这是我俩的秘密不准跟妈妈及其他人说今晚的事。 ]我再向二姊道歉。 到了第二天,二姊照常上班去,而大姊回来了。 我问大姊说:[妈妈那里去。 ]大姊说:[妈妈留多一天,我明天要上班所以我先回来, 昨晚坐夜班车睡得不好,我去洗澡睡觉。 ]大姊便洗澡,一如既往,赤裸身体走回房间, 习惯裸睡的大姊吃了安眠药就上床睡觉。 不久,我走入没关门的姊姊房间,抚摸大姊的头发, 没有反应安眠药发作,回房拿摄影机,慢慢拉开床被, 大姊的巨乳露出来我替她拍摄大特写,乳房挤满画面, 再把大姊两脚分开来拍摄小穴,又用手指搓揉, 流出淫水我的阳具已经不能再等,立即插入去, 抽插再抽插睡熟的大姊品嚐大姊的巨乳,比二姊的更柔软更大, 继续抽插。 我实太幸福,有两个大乳房的姊姊,抽插再抽插, 我就像AV的男主角把精液射她的乳房上。 完事后我便清理大姊的巨乳上精液,再抹干净她的小穴, 盖上床被清理现场没有事发生一样。 又过了一天,二位姊姊都上班了,妈妈回来了, 妈妈好像大姊一样坐了夜车回来洗澡上床休息, 但她没有吃安眠药的习惯。 我跟妈妈说:[我替你按摩,让你享受下。 ]妈妈说:[乖乖呀。 ]妈妈睡在床上,我替她按摩肩膀。 我跟妈妈说:[妈妈舒服吗?不如你脱去睡袍,方便我按摩好吗?]我知道家中女人都习惯不穿衣服乱走。 所以妈妈便容许我脱去她的睡袍,留下内裤, 一边按摩一边搥打我由肩膀按摩到腰臂,我顺手脱了她的内裤, 我按摩她的臂部所以她没有反对脱了她的内裤, 我又按摩她的两条腿我故意把她两脚分开,露出小穴, 妈妈闭上眼睛可能已经睡着了,我拿出预先套上安全套的茄子。 我跨在她的腰部,安全套上润滑剂,轻易把茄子插入妈妈的小穴。 妈妈叫起来:[乖仔!起来!你插什么呀!]我跨在她的腰部不肯起来, 继续抽插。 我对妈妈说:[妈妈!我见过你这样插,我帮你插一定好玩过自己插。 ]妈妈挣扎叫起来:[乖仔!起来呀!]虽然妈妈又叫又挣扎, 如果她要反抗早已经把我推开一定是我手艺好, 令她舒服。 我对妈妈说:[妈妈!舒服吗?]妈妈慢慢就没有反抗, 屁股还提起来发出轻轻呻吟起来,继续用茄子抽插。 我留下茄子插着她的阴道,把我的阴茎送到她嘴里。 妈妈呆呆望着我的大阴茎。 我对妈妈说:[妈妈!舒服吗!让我代替爸爸侍候你。 ]妈妈随即变成饿狼,狂吮我龟头,尽出浑身解数, 要我的阴茎变长变硬我拔走茄子,插入我的阴茎抽插再抽插, 妈妈不停叫着爸爸的名字。 就让你的乖仔代替爸爸,越插越深。 妈妈叫起来:[啊呀…呀…]我有点内疚,应该早两年解决妈妈的需要。 我对妈妈说:[让你来玩玩。 ]妈妈点头便起来趴在我上面,上下摆动身体, 抽搐的面容深深的插入,妈妈实在守寡了太久了, 继续不停呻吟。 我让她自由自在飘扬。 妈妈一声长叫:[啊呀…]就停下来。 我让她舒服躺下,再次插入我的阴茎。 继续不停呻吟:[啊呀…]直至我像AV的男主角把精液射入她的口里去。 妈妈说:[这是我俩的秘密,不可跟姊姊及其他人说今日的事。 ]我点头示意我明白。 过了几天,二姊又再夜归,她推门入房,看到我正强奸吃了安眠药睡觉的大姊, 正在抽插。 二姊大叫:[弟弟!你实在太过份了。 ]我把手上的MP4机抛给她,MP4机正播放经我剪辑的二姊跨在上面强奸弟弟的片段。 二姊大吃一惊大叫:[妈妈!快来评理。 ]走到妈妈的房间,看见妈妈被我捆绑,小穴塞满茄子和青瓜, 蒙着眼睛正在呻吟。 二姊实在无我的办法,走到我面前。 拿着MP4机对我说:[你想怎样!]我答二姊说:[以后你们一定要听从我的说话, 哈。 。 。 。 哈。 。 。 哈。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