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24岁,我的妻子莎拉21岁。 我妻子长得很漂亮,她身高5英尺2英悴, 拥有36-23-36的傲人三围留着深棕色的披肩发, 她那娇嫩天真的面庞让她看上去像个16岁的少女。 我们结婚已经一年了,新婚之夜的性爱对我们俩来说, 都是人生的第一次。 婚后,我们生活得非常幸福,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不久前,莎拉接到她住在北方的母亲的电话, 在电话里她那45岁的母亲珍妮告诉她,她准备再婚了, 她的未婚夫是一个38岁的黑人名字叫山姆。 珍妮希望我妻子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并和他们小住一段时间。 但珍妮并没有邀请我同去,因为她很不喜欢我。 她甚至在我们举行婚礼的那天,当众质问莎拉为什么会嫁给像我这样懦弱的蠢货。 「你不会介意吧?」我妻子放下电话后问道, 「我只去几天就回来我的确也很想去看看他们。 」「好吧,我不会介意的。 只要你想去,就去吧。 别担心我。 」我回答道。 第二天,莎拉便动身去她妈妈那里了。 四天后,她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想我还得在这里再待一段时间,」她告诉我说, 「山姆的儿子杰克也在这里我们相处得非常愉快。 」「哦,杰克多大了?你们在一起干什么啊?」我非常嫉妒地问道。 「噢,他18岁了,是个高大强壮、相貌英俊的大男孩。 喔,他拥有11英寸长的粗鸡巴,」我妻子说道, 「你想想我们在一起能干什么!」我非常震惊 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喂,你别开玩笑啊!」我惶恐不安地说道, 声音有些颤抖。 「我是非常认真的,」莎拉回答道,「我已经让那个巨大的家伙插进我身体四次了。 所以,你可以想像得到,我怎么可能再匆忙地跑回去找你那根只有4英寸长的鸡巴呢?」我告诉她, 我不会允许她这样做我要马上过去找她。 「随你的便,」她不以为然地说道,「但是, 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我在这里过得很愉快。 你也知道,我妈不喜欢你,而且,她也跟山姆和杰克说过你是个怯懦的男人。 我想,你要过来,等待你的将是更大的屈辱。 」放下电话后,我非常气愤,也非常着急, 立刻驱车赶往莎拉母亲那里。 当我赶到珍妮家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 我停好车,走到门口,按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是珍妮,她看到是我,一点也没有表示出欢迎的意思。 「哦,是你啊,」她说道,「好了,那你进来吧。 」她带着我走进厨房,她的新丈夫正在餐桌边坐着。 「那是托尼。 」她对他说道。 「哦,这么说他是你女儿的丈夫了?」山姆大笑着说道, 「难怪莎拉会整天花那么多时间赖在杰克的床上。 」听他这么说,珍妮也笑了起来,她告诉我莎拉在起居室呢。 我离开厨房,走进起居室,看到莎拉和杰克相拥着坐在沙发上。 莎拉只穿着一条丁字型小内裤,而杰克则一丝不挂, 他们搂在一起夸张地亲吻着莎拉的手还上下套动着他那又长又粗的阴睫。 我对莎拉说了声︰「喂,你好,我来了。 」心里想着他们怎么也应该分开一会儿,跟我打个招唿吧。 但是,他们继续亲吻着,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 让我像个傻子一样呆呆地站在那里。 终于,莎拉转过头,看着我说道︰「嗯, 去给杰克和我拿两杯橘汁来。 接吻这活还真是让人口渴。 」莎拉的话气得我目瞪口呆,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走回厨房,为他们取来了饮料。 珍妮和山姆跟在我的身后,也来到了起居室。 我和他们坐在旁边,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莎拉和杰克旁若无人、毫无羞耻地调情。 莎拉一边继续抚摩着杰克的阴睫,一边趴在他的耳边窃窃私语, 时而放肆的大声笑着。 最后,杰克推开莎拉站了起来,大声对我们说︰「时间不早了, 我和莎拉要去睡觉了。 」我也马上站了起来,坚决反对他和我妻子睡在一起, 我说︰「莎拉是我的妻子她应该和我睡在一起。 」杰克闻声,立刻转身向我走过来,他抓住我的衬衣, 狠狠地在我的肚子上打了一拳。 如果不是他紧紧抓着我的衬衣,我肯定被他打倒在地了。 「好啊!再揍他!」珍妮喊道。 「嗯,对啊,再揍他!」莎拉赞许地说道, 一边搓揉着她的阴户「杰克,看着你揍他真让我兴奋。 使劲揍他,亲爱的,让他知道现在你才是我的男人, 让他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杰克受到了鼓励 又是狠狠的几拳打在我的小腹上打得我趴在地板上。 就在我捂着肚子不断呻吟的时候,莎拉走过来, 用脚使劲踩我的脸。 「告诉你说,这只是个开始。 在你待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里,如果你不按照我们的要求去做的话, 有你的好果子吃!」莎拉向我吐了口吐沫接着说道︰「如果你不听我们的话, 我们四个人非揍死你这个蠢货不可!」然后 我被他们拽起来一起上了楼。 来到卧室门口,莎拉对我说︰「今晚你睡在中间这个卧室, 左边是我的卧室右边是我妈妈的卧室。 你要老实点!对了,你先别睡,等着听杰克一会儿怎么在你隔壁的房间里, 用他的大肉棒操你的老婆。 而且,一会儿我妈和我还要交给你一项工作呢。 」说完,他们四个人分别进了他们的卧室, 我也只好无奈地走进他们指定给我的卧室。 哦,好累啊!开了一天车,我现在还没吃饭呢。 而且,刚才被杰克殴打的腹部还很疼,我躺在床上, 翻来覆去怎么都不舒服。 时间不长,就有女声的尖叫和呻吟从两边的卧室里传过来, 我知道这是那两个黑公牛开始玩弄我的妻子和她的妈妈了。 我妻子叫的声音特别大,我听见她边呻吟着, 边要求杰克使劲操她。 女人的尖叫声、呻吟声、男人的喘息声、男女之间打情骂俏的说话声, 还有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和淫水挤压的哌哌声响成一片 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两个女人几乎同时嚎叫着达到了高潮, 喧闹的声音才平息下来。 过了大约5分钟,我听到我的门被打开了, 珍妮一丝不挂地走了进来。 我岳母虽然45岁了,身材依然很棒,丰乳肥臀, 皮肤白皙从我第一次见到她起,我就把她当作了我意淫的对象, 尽管她非常看不起我。 珍妮走到我的床前,看我睁着眼楮看着她, 就冲我招了招手让我下床。 几分钟后,当莎拉也赤身裸体来到我卧室的时候, 我正跪在她母亲的面前趴在她的阴户上舔吃着山姆刚刚射进她身体里的精液。 当然,这是她母亲强迫我这样做的。 「喂,味道怎么样啊?快点吃吧,我这还为你准备了更多的精液呢。 」我妻子大笑着说道,一边向我展开她的阴户, 让我看到从里面流出来的浊白的液体。 我惊呆了,「可是,你没有任何避孕措施, 怎么能让他射进去了呢?」我有点担心地说道。 「我知道我没有避孕措施,」她笑着说, 「那不是更刺激吗?让我给你怀上一个黑孩子怎么样啊?」听着妻子的话 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杰克骑在我妻子的身上 用尽全力奸淫她的场景就这样在我妻子的子宫里播撒着他的种子。 我将珍妮的阴户清理干净后,又跪到我妻子的面前。 莎拉坐在床沿上,两腿张开,让我趴在她的阴户上舔吃杰克刚刚射进去的精液。 莎拉一边享受着我的服务,一边毫无顾忌地和她妈妈聊着, 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莎拉说道︰「妈妈,你知道吗?其实,我在结婚前就想尝尝黑人鸡巴的味道了。 我现在真不想再跟托尼过下去了,现在和黑种男人做过爱后, 再也不想让白鸡巴操了。 」珍妮大声笑着,说道︰「喔,这对你丈夫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莎拉回答道︰「我才不管对他是不是好消息呢。 」听着她们的对话,我对自己将来的生活充满忧虑。 我想,我就要失去我的妻子了,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拥有莎拉那可爱的阴户了。 等我为她们清理完后,珍妮站了起来,说道︰「你说得对, 莎拉。 现在,我想你最好去好好照顾你的继父,而我去关照一下他的儿子吧。 」看到我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我妻子告诉我说, 她和她妈妈现在是那一对父子可是随便享用的白种婊子。 「知道吗,托尼,」我妻子继续说道,「仅仅用了四天时间, 他们就把你羞涩矜持的妻子变成了无比渴望黑鸡巴的婊子。 我已经习惯了他们的黑鸡巴,除了他们的黑鸡巴, 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满足我了。 」接着,她们告诉我,等她们和那对父子性交过后, 要回到我的卧室里过夜因为她们不想错过让我吸吮她们阴户的机会。 那一晚,我一直吸吮着她们,直到她们睡着。 (2)第二天早上,珍妮把我叫起来, 让我为他们准备早餐。 正当我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我妻子只穿着一件短睡衣走了进来。 她将两条美丽光裸的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性感的身体在我身上蹭着, 一下子就逗起了我的性欲。 「我敢打赌,昨天晚上你一定非常想把你的鸡巴插进我的身体, 对不对?」她问道「可是,这事已经不可能了。 杰克和山姆已经把我的阴道撑得太松了,你即使插进来, 也不会有任何感觉了。 」吃完早饭,他们让我继续在家做家务, 他们四个人则出去逛街、购物、去酒吧喝酒。 大约三个小时以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他们醉醺醺地回来了, 我感觉肯定又要有不好的事情等着我。 只见珍妮跟山姆耳语了几句,他就上楼去了。 过了几分钟,他光着身子下来了,那根巨大的阴睫在他的胯间直挺挺地向前戳着。 珍妮伸手握住他的阴睫,命令我跪在他们面前。 「来吧,今天下午给你点新鲜的精液尝尝。 」珍妮大笑着说道,她抓着山姆阴睫对着我的脸, 然后开始为山姆手淫。 过了一会儿,山姆说他要射了,珍妮就抓着我的头发, 命令我张开嘴巴。 大股的精液有力地射进我的嘴巴,流进我的喉咙,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呕吐。 「喂,莎拉,你看看,」珍妮大笑道,「你丈夫好像很喜欢吃精液啊!太有意思了, 来让我们给他吃更多的精液吧!」「好啊, 」莎拉赞同地说道「来吧,你这个怯懦的家伙, 爬过来让我的情人给你第二顿精液大餐吧。 」我被迫向杰克爬去,在他面前跪好。 「这次跟刚才不一样,」莎拉说道,「现在你来吸吮杰克的鸡巴, 把他的精液吸出来然后吃下去!」一想到要吸吮另一个男人的鸡巴, 我就感觉很恶心我不能这样做!「不,请别让我这样做。 」我哀求着。 「少废话!」莎拉怒斥道,「我命令你跪着吸吮那根鸡巴, 它既可以让你得到龟公的体验也可以让你妻子更快乐。 我很喜欢看着你吸吮我情人的鸡巴,并吞吃他的精液。 你就是个喜欢吞吃别的男人精液的蠢货!」怀着极大的厌恶情绪, 我将杰克的鸡巴含进嘴里。 他抓着我的头发,身体前后晃动着使劲操着我的嘴, 又粗又长的阴睫一直捅到我的喉咙里我忍不住呕吐起来。 「干得好,杰克!捅死这个蠢货!」莎拉在旁边大声叫着。 我艰难地控制住自己,慢慢地吸吮着杰克的阴睫。 莎拉看着我听话的样子,转头对她母亲说︰「妈啊, 你看看我把我丈夫调教成了绿帽老公啊。 他这么乖乖地跪在他妻子和岳母的面前,不知羞耻地吸吮着别的男人的阴睫。 真是个可怜的小东西啊!」我的脸被羞得通红, 感觉我妻子的话真是太残忍了。 他们四个人就这样折磨和羞辱着我,直到我将杰克的精液吸吮出来并全部咽下, 他们才大笑着上楼休息去了。 (3)傍晚的时候,杰克把我叫到楼上的卧室里。 「现在,让你看看你妻子是怎么被一个真正男人的鸡巴操的, 」他招唿着我说道「来吧,进来!」莎拉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 带着嘲笑的神情看着我。 她告诉杰克,这是我第一次看着她被别的男人注入精液, 以前在我们的婚姻中这简直是不可想像的。 她接着要杰克比以前更狠、更粗暴地奸淫她, 说这样才能让我受到最大的伤害。 杰克坐在床上,莎拉跪在他的面前,她招唿我也跪在她的身旁, 然后将杰克半软半硬的阴睫握在手里她先亲吻了他的龟头, 接着就上上下下地吞吐着他的鸡巴。 「杰克啊,虽然才只有几天时间,」莎拉喃喃着, 「但是我已经深深爱上了这根漂亮的鸡巴更爱它对我做的一切。 在我遇到它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性生活。 是它让我成为了真正的女人,是它让我享受到了真正的性爱。 我可以做一切让你高兴的事情,你知道吗,杰克?」杰克高兴地傻笑着。 「我从来没有像这样吸吮过我丈夫的鸡巴, 」她继续说道「他的鸡巴太小了。 」她在她情人面前毫无顾忌地羞辱着我。 当杰克的鸡巴完全硬起来后,他要我躺在床上, 让莎拉跨在我的身上。 莎拉的眼楮直视着我,说道︰「托尼,他马上就要操我了, 他就要在你的眼前操你的妻子了而我会好好享受被他操的每一秒钟。 当着你的面被他操,让我感觉非常刺激,因为我知道这样会让你很伤心。 」听着我妻子残酷无情的话语,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杰克站在莎拉的身后,粗大的阴睫勐得一下插进了我妻子的阴道里。 「噢,杰克,你这个混蛋!」她呻吟着, 「你竟然当着我那可怜的绿帽老公的面就把鸡巴插进我的骚逼里了, 我感觉好舒服啊!看看他那张垂头丧气倒霉的脸 我想他就要哭了!」杰克很有节奏地、凶狠地抽插着。 「喔,我可爱的情人,使劲操啊,使劲操你的白种骚婊子!」莎拉大声地叫着, 「让我做你的奴隶吧。 把你的精液全部射进我的肚子,让我给你怀个黑孩子吧!」我从来也没有听过我妻子说过这么淫荡的话语,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匕首插进了我的心脏。 杰克操了莎拉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然后他告诉莎拉, 他要射了。 「好的,杰克,来吧,」莎拉叫着,「灌满我啊, 给我播种让我那懦弱的丈夫看着你给我下种, 让我怀孕!」在莎拉的叫声中杰克把他的精液毫无保留地射进她的身体里。 当他从她身体里抽出去后,莎拉立刻爬到我身上, 让她的阴户对准我的嘴让从里面流出来的精液落进我嘴里。 接着,我又被强迫着用嘴清理干净杰克的鸡巴, 然后就被他们赶出了卧室。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他们一直这样对待我。 最后那天,莎拉到我房间里,递给我一个信封。 「托尼,你可以回家了,」她对我说道, 「如果你还希望跟我们住在一起那你先看看信封里面的条款。 回家后,你要仔细阅读这些为你制定的规则, 然后决定你要怎么做。 如果你确定给我们生活在一起,那你必须辞掉你的工作, 和我们四个人待在这里。 就这样吧,你决定以后,给我打电话。 」我带着那个信封,满怀忧郁地驱车回家了。 (4)回到家后,我打开那个信封, 认真阅读着里面的内容。 关于继续做莎拉女士懦弱绿帽丈夫的规定︰1、你必须一天24小时穿带着贞操带, 贞操带的钥匙由莎拉和她的母亲掌管。 只有当莎拉、她的母亲或者其他女士想玩弄你的阴睫时, 贞操带才可以被打开。 你永远也不允许射精。 2、在你妻子和任何一位情人或者情人们幽会的时候, 你都必须到场旁观。 3、你必须随时准备为莎拉和她的母亲服务, 服务内容包括爱抚和舔弄她们的阴户特别是当她们的阴户被灌满精液后。 这项服务将被扩展到其他女士们,如果莎拉和她的母亲需要你这么做的时候。 4、你必须按照莎拉和她母亲的要求,用嘴清理她们任何情人的鸡巴。 5、山姆和杰克有许多喜欢搞同性恋的黑人朋友, 他们都特别喜欢让白种男人为他们口交。 你将被要求随时为他们口交,以及他们所需要的任何服务。 6、任何一条规定都可以按照莎拉和她母亲的想法随时修改, 新的规定可以随时补充而不会事前通知你。 我读着这些规定,不知道该怎样继续和我妻子一起生活下去, 因为每一个条款对我都是莫大的侮辱。 但是,我的确非常爱莎拉,我无法忍受从此再也见不到她的情况。 我该怎么办?我应该回去做我妻子、她的母亲以及那两个黑种男人的性奴隶吗?或者, 我彻底断绝与他们的关系开始我自己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