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晚上回来,我乘着电梯时,心情有点儿不安, 虽然我没有做错什么事但已感到对丈夫不忠。 因为我居然答应和我的旧情人志信单独约会, 这很可能是一个危险的开始无可否认,志信的成熟深深吸引着我, 不过继续下去肯定就会出错。 我开了门,战战兢兢的走进了客厅,屋里一片寂静, 我的丈夫还没有回来就在这时,我突然被人从后环抱, 吓得我面无人色。 「是什么人﹗」我大叫道。 「老婆,是我呀﹗」阿光就是喜欢这样, 他是我的丈夫结婚五年,他对我依然热情如故, 抱得我紧紧的。 很快的,他的两只手就不规矩的在我身上乱摸, 以前我一定推开他,现在却奇怪地半推半就了。 「老婆,这么夜才回来,去了那里﹖」他笑嘻嘻的吻看我的颈项说。 「哦﹗刚刚打完麻雀嘛﹗」我说了一个谎, 他的嘴吻得我有点痒他的手指也像魔术师般在抚弄我的乳房。 我也不明白,今晚特别容易动情,我甚至感到自己的湿润, 他紧紧的搂看我吻着我的耳朵,阿光是热辣辣的, 他伸手进我的内裤我拼命地扭动。 他急不及待地将我推到梳化上,以前,我们也曾在这地方做爱, 所以驾轻就熟我心跳得很厉害。 在他强烈的抚摸下,我竟然非常渴望,是有史以来最需要的, 我不知道与志信的约会有没有关系。 但我今天再遇到以前的男友,的确泛起了阵阵微波。 当然,这种感觉我丈夫是完全不知的。 我很需要,我扯开了他的睡裤,扔在地上,轻轻的从内裤伸进去, 撩动他的毛发。 这种感觉我很喜欢,阿光也很享受,谁知,我触及的地方与以前完全不同。 以前每一次阿光都十分敏感,只要轻轻一碰, 他都挺如钢铁何况,我们温存过一番,理论上他是昂头吐舌的, 但现在他却是软弱无力令我心急如焚。 「怎么,你……。 」我有点诧异,他也很尴尬地说︰「可能我今天太疲倦了﹗」我尝试尽力, 利用抚摸来挑逗地因为,我是很需要、很需要他来充实我的, 但还是越弄越不济事我肉紧地在他大腿上磨擦, 他似乎也在努力。 可惜,他面红耳热,额角冒汗,无论如何也抬不起头来。 「你不行又要来搅我,真麻烦。 」我说了一句丈夫不喜欢听的说话,但我实在很气愤, 我最渴望的时候他却如此不济。 我推开了他,就走进房中换衣服,他跟了进来, 依然缠着我。 「老婆,给我时间,摸摸相信就可以。 」他摸着我的乳房,我推开了他,因为我怕他弄得我不上不落就最要命的。 其实,我丈夫间歇性亦会出现这个现象, 以往我就睡觉了事今晚卸有一种极度空虚之感, 我很需要一个强壮的男人。 我拿了衣服走进浴室,开满了一缸热水, 浮浸在水中洗擦一阵舒泰的感觉令我十分享受。 我抚摸着自己的身体,骄人的身材自己也有点自豪, 摸着幼嫩的乳房出现了一阵阵幻想。 幻想着旧情人志信的抚摸,他粗豪而有力的手掌摸得我全身酥软。 我不其然的向下撩索,手指很有节奏,志信成熟而温文的面容出现在我的眼前。 他吻着我,他吻我的眼睛,深情的吻我的脸。 我情不自禁地主动吻他的咀,四唇交和的滋味很舒泰, 我摸到他的东西仍然强悍得使我春心荡漾。 记得当年我未结婚,曾经与志信相恋过, 这也是我的初恋我们吻过,抚摸过,拥抱过。 所以,他的东西我也曾经触摸过,他比我丈夫还要强, 不过当时我们年纪轻,始终不敢超越轨迹。 后来,他去英国读书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也由浓变淡, 之后我认识了阿光,也就是现在的丈夫,初夜之权也完好地奉献给他。 想不到,这次和志信久别重逢,一幕幕往事令我百般滋味。 我有点失控,仿佛志信已经完全进入了我的肉体, 他强壮的家伙令我欲仙欲死我享受着比我丈夫更雄厚的实力。 他全速推进,我也接近疯狂。 突然,敲门声传来,使我回到现实中,我依然浸在浴缸中, 志信的入侵只是我的幻想。 我的幻想令我得到自我发泄,然而一丝丝空虚又包围我的四周。 丈夫在外面紧张地拍门。 「老婆,这么久,没事吧﹗你还在生气吗﹖」「没事, 你先睡觉吧。 」我怕引起地的怀疑,没好气的就应了他一句话。 我用浴液揉着我的身子,现在才真真正正为自己清洁, 我喜欢慢慢的洗。 洗好了之后,我包了浴巾走出去,看看房中的丈夫, 真的已经睡了自己也懒洋洋的躺在梳化,看看电视上半夜的粤语长片。 突然,电话响了,竟然是志信打来。 「啊,你怎么这么夜。 」「哦﹗阿玲,对不起,你还没睡吧﹗」「有什么事﹖」「阿玲, 明天你有时间吗﹖我想约你吃晚饭。 」志信的声音依然充满磁性,他每一句说话都打动得我难以抗拒。 「这样好吗﹖明晚半岛酒店的咖啡室,六点钟我等你。 」我还没有决定,犹疑间他的说话已经继续︰「不骚扰你睡觉了, 再见。 」他的决断是我当年最喜欢的,我最讨厌男人婆婆妈妈, 现在他也是简短而爽朗的邀约使我无可推卸。 我拿看电话筒慢慢放下,一阵迷茫令我发呆。 如我再会约,很明显就已踏进了危险缐, 但我可以拒绝吗﹗志信是我的初恋情人他深情而温柔的吻我依然印象深刻。 然而看着熟睡的丈夫,我也有点犯罪感了。 翌日,我装扮一番,完全就像当年应约情人一般地紧张。 我怎会有此心态﹗我已经结婚好几年了,我依然爱志信吗﹖计程车载我到目的地, 高级酒店的格局的确与众不同玻璃大门被门童推开, 老远已看见志信在轻轻挥手。 他坐在咖啡室的梳化椅上,稳重而自信的神态依然是那么足以迷倒不少女孩子的。 我走了过去,他礼貌的替我移动座椅。 「来了很久了﹖」我问他。 「等你嘛﹗就算多久也没问题。 」看来他的温柔体贴实会在令很多少女也不能自拔, 而且说话间也没有轻浮的感觉。 「要吃点什么﹖」「随便可以了。 」侍者走了过来,他就要了两份晚餐。 「阿玲,不见你几年,你越来越漂亮,上次见到你之后, 我整晚都睡得不好。 」「志信……」我想制止他说下去,因为我已经有丈夫了, 但我没有说出来。 他的谈吐也显得他极有知识,天文地理他都可以滔滔而谈, 但却不令人觉得沉闷。 饭后,他提议散步,我也无可无不可,大家走到阴暗而浪漫的海傍。 我们走进旧日的谈情地,浓情蜜意,住日的温馨片段涌上心头。 突然,志信轻轻拖住了我的手,我的心跳突然加速, 我想缩开但却没有这样做。 「阿玲,你记得那边的长椅吗﹗」我点点头, 表示记得以前,我们喜欢坐在那边较为隐蔽的地方卿卿我我, 郎情妾意拥抱,接吻,都曾经在这张长椅上发生。 现在,旧地重游,倒是百般滋味,我结了婚, 一切也不可以再发生了。 志信很自然的态度,反而使我显得十分拘谨, 我们一齐坐下来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害羞得低下头来。 「阿玲,我真有点后悔。 我去了英国读书,却失去了你。 」「志信,算了,一切都成过去。 」他停了停,轻轻用手掌托起我的脸说道︰「但我依然爱你, 而且比以前更爱你﹗」他这两句话很简单但却如雷贯耳, 我的心跳得很厉害不知如何应付。 我看看他的眼睛,是一片深情的神彩,而我却混乱得手足无措, 我居然闭目以待这一刻我唇干舌躁,渴求他的滋润, 他的拥吻。 他终于吻下来了,浓情而润厚的咀唇印了下来, 我紧张得心乱如麻就恍如一个待判的犯人。 他印了印我的咀、脸、耳朵,然后再吻我的咀, 我感到一阵迷茫酸软下来了。 他在树荫下拥看我热吻,就如初恋般的情景, 他的男人气息仍然像过去那样迷住了我。 我无法抗拒,热情地喘气,我动情了,无可否认我是喜欢志信的。 他抚摸我,我的大腿,我的肚脐,还伸手进我的衣服触摸我的乳房。 一种犯罪的感觉令我突然僵住了,我推开了他, 低下头来。 「志信,不可能了,我已经有丈夫了。 」他也不勉强,坐在我旁边静止了,大家就在这昏暗的环境中发呆。 没有说话,没有离开,他突然捉住我说︰「阿玲, 我明白的但我实在太爱你,那怕是一夜情也好, 阿玲﹗好吗﹖」他再度拥抱着我我也情不自禁, 我们在磨擦热吻,抚摩对力的身体。 他的东西依然强硬的撑了起来,被我握住了。 我爱不释手,他也冲动得掀起我的衣服,吻着我的乳房。 「阿玲,答应我,好吗﹖」我们都按不住心底的慾火, 有情有慾的抚摸特别亢奋他冲动得把手伸到我的裙底, 摸到了我的阴户。 「啊﹗不﹗不可以﹗」我嘴里虽然这么说, 但不可否认的现在我们都有所需要,志信拖着我截了一部的士, 向着刚才那间五星酒店进发。 在车上,他也表现得十分热情,抚摸看我的大腿, 嗅看我的秀发。 到达酒店的房间,他就急不及待的吻我, 我们在门后已经疯旺地摩擦硬硬的东西完全抵住了我的小腹。 他开始脱我的衣服,我下意识地推开了他。 「你先冲个凉吧﹗」他知道我喜欢清洁, 他也点一点头开始脱去他的外衣,走进浴室去。 我独自坐在床边,看看周围的环境,很高级, 豪华全部都显得十分气派。 突然,他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走出来, 身上还带着少许水珠他气喘吁吁地说道︰「阿玲, 我实在等不及了你给我吧﹗」我缩着身子, 任他的双手在我身上活动。 他身上的浴巾已经掉下,我身上的衣服也被他一件一件脱下来。 很快的,我们都一丝不挂了。 他把我抱在怀里,像玩赏古董一样,把我的手脚都仔细地爱抚着。 我不禁害羞地偎入他的怀里。 「阿玲,你真美,看你这对脚儿小巧玲珑, 就像粉雕玉琢一般爱死人了﹗」他一边摸的我脚儿, 嘴里不停地赞美着还拉着我的手去摸她的阴茎。 当我的手接触到他那粗硬的大阳具时,我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同时阴道里的分泌也骤然增加。 当他的手摸道我那湿润的地方,我更是浑身都发软了。 我双颊发烧,全身没一点力气,任志信把我横放在床上, 他捉住我的脚踝分开我的双腿,把他那条粗硬的大肉棒缓缓插入我的阴道里。 我终于得到充实了,昨晚我丈夫不能满足我的, 现在志信彻底地给我了。 他开始抽插了,他的抽送十分有力,但是因为他比我老公大。 我有一种涨闷的感觉。 志信望着我脸上那种不堪消受的表情,更加得意洋洋。 动作也加快起来。 说实话,我丈夫待我要比志信温柔得多。 但不知为什么,他的粗鲁反而更快挑起我淫慾的春情, 我很快就高潮了。 当我到达欲仙欲死的景地,我情不自禁把他紧紧抱住, 志信也在这时往我阴道里突突地射入精液。 我虽然被他玩得如痴如醉,但仍然感觉到他的阳具在我的肉洞里跳动了好多次。 我估计他一定射进去很多精液。 在这方面,他似乎胜过我老公了。 他伏在我的身上,把阳具留在我肉体里没有拔出来。 我也开始觉得肉棒对我的涨迫慢慢减少了,就像我老公那样, 一但射精之后阴茎就会迅速萎缩。 但是志信好像无意和我脱离,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吻我, 用手摸捏我的乳房。 我望了望墙手表,这时才八点钟。 我心里也很乐意他这个尾声。 他摸我的乳房时,我的阴道也情不自禁地抽搐着, 他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加紧搓捏我的乳房还用嘴巴轮流吮吸着我两粒敏感的奶头。 这下子我的阴道就抽搐得更利害了。 突然,我觉得他的阳具又在我阴道里涨大起来。 我不禁惊叹了,我老公每晚最多也只不过一次, 志信却这么快就回气了。 志信又开始动了,因为我阴道里有许多他刚刚射入的精液, 所以当他抽动时就发出怪声怪响。 听得怪羞人的。 我轻声说道︰「让我去洗一洗,好吗﹖」志信说道︰「好的, 我抱你去﹗」说着他慢慢地把他的阳具从我阴道里退出来。 然后他用强有力的双臂,把我的肉体抱进浴室里。 这里的浴缸不太大,志信就让我坐在他怀里, 像替小孩子冲凉似的帮我冲洗着。 我的身材本属娇小玲珑的类型,志信又长得高头大马。 所以我在他怀里好有一种安全感。 其实我和他身上本来就干干净净的,所以我们在冲凉缸里只不过是耍水而已。 我觉得他那条肉棒硬硬地顶在我背后,就笑着说道︰「阿信, 你真利害刚刚才出一次,又这么硬了。 」志信道︰「是呀﹗看来它想钻进你那里哩﹗」「阿信, 你让我起来一下。 」说着,我从他怀里站起来转了个身再坐下来。 让志信的阳具插进我的阴道里。 这样的姿势,他插得我很深。 我不禁用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以调节进入的程度。 这样一来也可以让我的乳房臆贴在他宽阔的胸部。 志信也感觉到了,他很体贴地把我的屁股捧着, 使我更轻盈地在他怀里活动。 我尝试扭腰摆臀地套弄他一会儿,就无力地坐在他怀里。 我说道︰「这动作我从来也没有和我老公做过, 和你还是第一次哩﹗」志信听了很高兴他的回应是无数的吻。 在浴缸里玩了一会儿,志信又把我抱到床上, 他在我全身到处亲吻。 他吻我的脸,我的乳房,我的阴户,总之我的肉体没有一处不被他吻到。 他赞不绝口地捧着我的双脚把玩。 他的舌头钻到我的脚趾缝里,真有说不出的滋味。 后来,他又再次重点进攻我的阴户,他舔我的阴道口的敏感小肉粒。 把舌头伸入阴道里搅动,甚至甜吻后面的菊花。 我情不自禁地要求他再次和我交媾。 这一次,我们翻来覆去玩得淋漓尽至。 最后,他又一次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我肉体里。 这一个晚上,志信带给我出来没有过的刺激和兴奋, 然而我也不敢在酒店久留我匆匆回到家里时, 还不到十二点我老公却已经睡着了。 我松了一口气,悄悄地进浴室冲洗,我连头发都洗过了, 然后准备上床睡觉。 这时,想不到我老公却醒来了,他也要我, 而且他今晚的状态特别好。 没办法啦﹗我只好脱下裤子让他来。 不知怎么的,我老公对我抽插时,我心里还是老想着志信。 我老公干得很卖力,居然又把我干出一次高潮。 之后,我又和志信幽会过几次,直到他回英国去, 才结束这段令我回味的外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