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嘻笑声,从房里传出。 那是一间不大的宿舍房间。 里头是常见的上下舖。 只是因为住着的都是女学生。 用的东西自然也带点女孩子家的柔和感。 粉色的卧舖床埝,小玩偶、大玩偶的杂放在上头。 几个女孩子正你一言、我一语的喧闹着~一道影子躲在外头, 贴着墙。 勐的趁某个女学生笑到喷出口中的矿泉水,大家注意力都在她身上的时候, 窜到房间里。 长指点到了这几个年轻的女学生身上,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被点了穴?!几个女孩子全身只剩眼珠子能动。 转来转去的想看到其他人的状况。 喷水的女学生仍穿着学校的白衬衫校服,立于一角。 一旁坐着玩电脑的女学生,手指仍停在键盘上。 卧舖上则是二个一坐一躺的女学生。 表情仍维持在勾起的嘴角,眼睛仍是笑眯了的。 另一个电脑桌旁还有一个弯着腰正打算拿东西的女学生, 也僵住了。 讲起来,应该是她的姿势最辛苦。 他可是观察了好几周,放暑假。 全部的学生都回家了。 就这几个女学生约好了要一同出去玩。 打算留到暑假放一半时才出去。 所以留在了宿舍。 舍监甚至将整栋宿舍的钥匙留给她们其中一个。 好让她们自由进出。 该说是舍监的好心造成今日的局面呢?还是说这几个女学生, 打着占学校有免钱宿舍可多住几天而捡的闷亏呢?无论如何。 这个情况是他乐见的,一栋只有六个女学生在的宿舍。 房内五个,还有一个在淋浴间。 那个早被他处理完了。 想到在淋浴间里的事。 被点了穴的女学生正脱光在抹沐浴乳,身上的泡泡正好拿来润滑他粗糙的手掌。 他当然快乐的跟女学生洗了个鸳鸯浴,虽然从她害怕的眼神看来, 那应该叫强暴!做完他把人放倒在隔壁没人用的房中。 他很好心的!那女学生被他点了穴,舒服的躺在床上。 只是那个女学生全身没穿,小穴湿淋淋的留着被他肉棒操出来的白露及淫水。 想到这里,他紧绷的下身正在裤子里难受,先将自已的裤头解开。 绷出老大一根黝黑肉棒,直挺挺的看是要先对付哪个。 「就是你啦!」他首先走向那个喷水的女学生, 穿着白衬衫让他非常的有暇想。 「哇!好可爱的奶罩,啧啧啧!」边说边拉破粉蓝色的条纹小奶罩, 扔在地上。 「没想到不过十几岁而已,奶挺大的嘛!有D吗?」他兴奋的对着女学生不能说话的脸问着。 「不用说我也知道,应该是有,乳头有点小ㄟ!」他拉着乳头说。 跟着在脱光她的下半身。 「你知道我最喜欢看什么吗?」他拿走女学生手中的矿泉水, 开始淋在她的白衬衫上。 「这个!」白衬衫底下开始透出二点凸起,隐隐约约的。 刚好盖到大腿根部的衬衣。 又让小穴若隐若现。 沿着水滴。 他开始舔着她的大腿。 「哇!好滑好滑喔!」一边摸一边由下往上的舔, 滑腻的大腿上闪着的是他的口水。 「嘿嘿!还没试过女学生有这种大奶的!」他抓着女学生二大坨的奶, 手感满满的软乳头埋进去转,舌头用力的吸着乳头。 「吼!这个够份量啦!」没二下,女学生的眼眶湿润。 虽然没辨法出声,但是那瞪得快突出来的眼珠, 从生气到抗拒到现在的顺从肯定是舒服了!「爽吧!你这淫荡的贱女人, 淫水流这么多就是要让我操,知道吗?」他轻声的说着, 反正没人能动这样听起来更像威胁。 他一手伸进衬衣下摆,指头从大肉瓣开始一路画着, 顺着肉瓣的形状到小肉瓣最终找到那小肉荳。 那小肉荳正魏颤颤的等着人抚摸,他用手指拨了拨, 在小肉荳上快速转了起来。 手指没放过肉缝内缓缓渗出的淫水,五指在肉缝里外快速拨弄着, 淫水被带到小肉荳上湿了整个小穴里头已经是洪水泛漤。 女学生的眼泪积在边缘。 「愿意让老子操了吗?」他一边问,一边把女学生推到墙上抵着, 拉起她一条大腿挂在他粗壮的手臂上。 「喔!好紧!」肉棒用力的挤进淫穴里,却遇到一层东西。 「靠!你是处女!我还以为现在没这种生物了!难怪这么紧!夹得我老二好爽!」用力一顶。 「干!好爽!我干死你!像你这种淫贱货小处女, 就是要让我开苞!」他用力的冲刺一百下、二百下的干着。 「干!处女的味道!真爽!」房间里面开始有汗水混着淫水的味道。 像是没止尽的抽插干着。 房间里都是他的喘息声。 最后,终于。 「嘿嘿!别担心!老子没打算留种在你肚子里!就凭你跟那个在洗澡的, 也没办法让我射出来!」他用力抽出肉棒上面沾满淫水跟白露还有一些血。 一样,他把被干完的,抱到下舖床上,那里没人。 抽了张书桌上的卫生纸,擦掉肉棒上的血。 他接着走向,那个弯着腰的女学生。 女学生已经僵了很久,虽然酸痛,但还不比听到感情好的同学被强奸难过, 尤其是连叫都不能叫她很想大叫,也很想哭。 那男人从后面顺着她的姿势抱住她,握住她的胸部。 「喔!没穿内衣!」他的手指头捏着乳头。 「喔!好软!你的奶比刚刚那个奶还要软好多喔!」「也满大的耶!你也有D吗?」没人有办法回答他。 他一样笑得很开心。 「没想到这么走运!身材都这么好!」边说边脱光女学生的衣服。 这个女学生是穿睡衣的,睡裤也是小短裤,小碎花的图案。 他一只手又开始往小穴伸过去。 因为她双腿是夹紧的,他没办法从背后把手指戳进去, 所以他蹲下来从下面看小穴。 虽然年轻,但是该长的毛一点也没少长,只是细滑的阴毛, 摸起来顺手。 肉棒硬得难受。 「干!」他吐了一大口口水在手上,就往小穴抹, 手拱起来开始按摩小穴。 中指刻意一小下一小下的刺进微湿的小穴。 有些贱货就是要痛一点,淫水才流得快。 果然,他一边揉着淫穴,一边感觉到手上湿得越来越多。 「你这欠干的小騒货!」他用中指插进淫穴里, 快速的抽插听到淫水声音,越来越大声,一根手指、二根手指, 到最后按着她翘着的屁股,换上他的大肉棒。 「干!我操死你这欠干的騒货!」他从背后抓着她的奶, 手指搓着她的奶头肉棒不断进出女学生的肉穴。 啪啪啪的声音,响遍房间。 他一手抹掉额头上的汗。 又是一百下、二百下的插入,肉棒抽出的时候, 一样是白露跟淫水。 「干!好深!爽死我了!还剩三个!看我干死你们这群騒货!」坐在电脑前的女学生, 被他扒光衣服的坐在木头椅子上。 他抱她到大腿上,这个女学生戴着眼镜,像是漫画里的眼镜娘, 她有着一张红红的小嘴微微张开。 他亲着她的嘴巴,还把舌头伸进去吸着她的舌头, 一边还用手指拨着她的奶头。 「你也很有份量嘛!比刚刚那二个的还大!怎么回事!你们是大奶联盟吗?」他赚到了, 一边捧起那奶一边又吸了吸奶头。 「啧啧!本来不想浪费时间!但是看到你这么美!又想多花点时间玩你!」女学生的眼神, 一下黯淡掉她不想要被玩久一点,她只想被放开!他点了她另外一个穴道, 好让她的大腿可以放软。 分开她的一双大腿,让她跨坐在他腰上。 小穴正对着他的大肉棒。 「你猜,我就这样直接插进去会不会很痛呢?」那肉穴都还没湿呢?!但是他等不及, 他可以用内功控制自已久久不射。 但是看到这么美的,他想射在她身体里,一定很爽!「干!好紧!」他向上顶进去那肉穴, 入口没湿但是里面却已经湿了?肉棒没有阻碍的进到里面, 顺利的抽插起来。 「干!你也是个淫贱的騒货!是不是看到我操你二个同学, 看到受不了啦!哈哈!」他得意的笑着看来等下不用花心思弄湿其他二个, 应该也是受不了的淫水直流了!毕竟只是生嫩的学生 这么刺激的场面怎么可能不受影响!难怪了!她们的眼神看起来都没有抗拒了。 「干!喔!你的淫水越流越多了耶!」他二手捧着她圆润的屁股, 轻松的上上下下配合他的抽插。 「喔!好爽!这么美的眼镜娘,让我这样随便玩!」「老子让你更爽!」他捏着她的小肉荳, 一边交合一下用力一下放松的捏着,那女学生的眼泪几乎要滴下来。 他突然很想听听她的声音。 解了她的穴。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了!不要了!不要捏那里!」她一边甩着她的长发, 一边喘着尖叫。 「干!早知道你这么騒!我就放开你了!我的大肉棒干得你爽不爽啊?」他还是捏着她的小肉荳。 「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哥哥的大肉棒!干得我好爽!啊!那里不要!哥哥!啊!那里不要!」他更过份的开始搓着小肉荳。 「我偏要!」他坏坏的笑着,突然含住她的奶头用力吸着。 又是一声尖叫!「啊!不行了!哥哥的肉棒太硬!人家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泄了!要泄了!」她尖叫着, 长发被汗沾湿二颊潮红,肉穴更是充血的红肿着。 「干!怎么可能让你这么快结束!」他又点了她的穴, 顿时安静了下来。 「老子还没出来呢!」他抓着她细白的双臂, 说着又狠狠向上顶了结结实实的一百下。 「吼!受不了了!」终于在她体内,射出了又浓又腥的精液。 「嘿嘿!我特别疼你呢!只有你有喔!很补的!」他变态的抽出肉棒后, 把上头的精液沾了一些在手指上再涂到她嘴巴里。 跟着,又把人放到床上躺着。 他爬到上舖,看着剩下的二个女学生,一坐一躺。 他把她们的衣服脱光,让二个人并排后,把她们的左手手腕贴左脚脚腕, 右手手腕贴右脚脚腕的趴着这个姿势,会让脸直接贴在床上, 他故意让二个人面对面看到对方。 他坐在二个人后方。 眼前是二个嫩嫩的圆润屁股对着他,漂亮的小菊花跟粉色的小肉穴都敞得开开的。 「干!你们是不是姐妹啊!怎么连淫穴跟菊花都长得一样呢!」他二手分别插进她们的肉穴里, 果不其然里头都湿了!他也不客气了,就着她们的淫水, 开始浅浅的刺着小菊花。 「干!老子还没玩过这里,你们就让我试试吧!」他用二手二指, 分别插进二个人的淫穴跟菊穴。 一下一下,原本连半个指头都伸不进去的菊穴, 开始松动进去了一个指节,淫穴更是不用说的彻底湿了。 「喔!你差不多了!」他抽出手指,把已经又硬了的肉棒插进左边的肉穴里, 那肉穴像是欢迎着他滑润得不得了!「干!好紧!好爽!你这贱货!湿得这么快!是不是插你菊花插得很过瘾啊!」他拍打着她的屁股, 有弹性的屁股手感很好,让他连打了好几下, 停不下手。 手指一个指节又插进她的菊穴,肉穴一阵紧。 「干!好紧!要插屁股你才会爽是吗?贱货!騒货!」他一边用力抽插, 一边等着手指插进了菊穴二个指节。 「干!」他瞄到书桌上的文具,拔出肉棒,他快速的爬下爬上。 等他爬到上舖,手上多了好几只原子笔,还有粗粗的油性笔。 被他冷落的右边菊穴,被插了一只原子笔,肉穴插了二只油性笔。 左边的菊穴被插了二只原子笔,他肉棒又继续插进去, 还一边抽动在菊穴里的原子笔。 让肉穴一直夹得极紧。 「干!好爽!」他拔出肉棒,把右边的肉穴掰开, 丢掉那二只上面还带着淫水的油性笔肉棒插了进去。 「干!你的也好紧!騒货!你们真是騒货宿舍!我看以后就让大家都来操你们!免得你们忘不了被我操的感觉!一直找肉棒!」淫穴的淫水直流, 他短刺一百下长刺二百下的操着。 还没试过菊穴,他把正在操的女学生菊穴的原子笔抽出来, 试着用二根手指插进去插进去了,他又试着把湿淋淋的肉棒, 抵在菊穴口。 「给老子操菊穴!你真是有荣幸!准你开口!」他解了她的哑穴, 怕全解了她会逃走。 「啊!大肉棒哥哥!求求你不要插人家菊花!那里从来没有这么大的东西进去过, 求求你!」得到开口的能力女学生带着哭腔的求饶, 她没试过被这么大的肉棒插过更不要说是要插菊穴了。 「噢!那你是要我插你同学的喽!我总得试一个!」好像是想放过求饶的女学生, 他又解了另一个女学生的哑穴。 「不要!不要插我的菊花!那里没办法插那么大的东西!呜~呜~呜~呜~」她也不想被插, 肯定会非常痛虽然现在还插着二根原子笔,但是肯定没办法的, 她忍不住哭了出来没办法活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那为了公平!我只好二个都插喽!」他开心的宣布, 然后便将肉棒推了进去但是只有龟头进去。 「啊!」被插的女学生尖叫了起来。 「干!真的好紧!快进不去!你放松一点啊!」菊穴相当的紧。 「啊!好痛!好痛!救命啊!救命!不要!不要!不要插进来!不要!」跟着女学生的尖叫落尾, 他艰难的插了进去。 「干!快夹断了!喂!放松一点啦!小心老子在多叫几个人来强奸你!」「不要啊!好痛!好痛!不要进来!呜~不要动!求求你!求求你!」已经痛到听不到男人的话, 女学生哭着求饶。 「干!不动怎么会爽!叫我不动!我偏要!干!」他开始抽抽插插, 就听到女学生痛不欲生的哭着尖叫。 「啊!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好痛!呜~呜~呜~呜~好痛!」另一个女学生看到这样的情景!早吓得说不出来, 她看着同学的脸涨红又没办法逃,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等一下就轮到她了!「超爽的!原来干菊花这么爽!等下把你们的菊花全干遍了在走!」他吼着 一边按着女学生的背用力的顶到底。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女学生哭到没力气叫, 只剩下哭声。 慢慢的,他感觉到菊穴没有这么紧了,便换了几个角度, 再插到底。 「啊!」也许是顶到舒服的角度了,女学生忍不住叫了出来。 「喔!这里会爽吗?干!老子操到你爽!」他用同样的角度, 狂插了数十下就听见女学生忍不住的呻吟。 「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会!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啊!」「哼!欠干的騒货!看老子还不把你操翻!」他把她翻过来, 把她二只大腿举到肩膀上大肉棒在菊穴里插得水声噗哧响。 「啊!哥哥!大肉棒哥哥!啊!好爽!你搞得人家好爽!啊!那里!那里!啊!好爽!好爽!啊!啊!」「干!老子干得你爽不爽!要不要在继续干你啊?」「要!要!大肉棒哥哥!大肉棒哥哥!继续继续!我还要!」「继续什么?说啊!」他减慢了速度, 要让她求他!「继续…. 继续….插我!」女学生反而害羞了起来。 「插你哪里?说啊!」他停了下来!看着她的脸, 用欠揍的表情看她。 「插我的菊花…」「太小声了!」「插我的菊花…」「太小声了!在大声一点!」「求求你!插我的菊花!」女学生受不了了!大声的求他!「好!这可是你自已说的!」他开始用力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咦!啊!不要捏那里!啊!不要一起!啊!不行啊!啊!啊!」他边插, 边捏着她的肉荳引来女学生一阵哀叫!爽的哀哀叫!「啊!」女学生长长的尖叫一声。 突然一道水从女学生肉穴喷出。 她爽到潮吹了!同时也没力了!他看着身上被喷到的水, 笑着把水抹掉把人放到一边。 原本被吓到的女学生,这时像是正在忍着什么, 咬着下唇。 「嘿!轮到你了!」他把她菊穴里的二根原子笔抽掉, 不意外的看到上头连着水丝。 他一样把她翻过来,正面对着他。 肉穴里的淫水都流了出来。 看来刚刚那一场,还真是让她也听到受不了了。 「想给我操吗?嗯?」他贱贱的挑眉笑着。 「嗯~」女学生小小声的,害羞的应着。 淫水流到她肉穴痒痒的,都好想要东西插进去止痒。 「嘿!我说怎么,现在看起来自愿了?」「嗯~大肉棒哥哥!我二个洞都想要你进来!」「嗯?二个洞?我可只有一根肉棒啊!」「我…我枕头底下…有…有按摩棒…」「干!我真是小瞧了你们这群啊!原本以为你们是清纯的女学生, 没想到一个比一个浪!」他摸出了按摩棒那是一根黑色的仿真按摩棒, 头部还弯曲底下多了一小根,看来是刺激小肉荳用的。 「你平常就有在用了嘛!是比我的小一点,不过, 应该够用了!」他开始插进她的菊穴也用按摩棒插进肉穴里, 小根的部份对准肉荳开始抽插时,也把电源推到底。 「啊!啊!」长声的尖叫。 她没想到一开始就这么勐,三个地方的刺激, 传到她脑里完全无法运作,一片空白。 「唿!好紧!你这贱货!怎么这么紧!唿!」女学生没了声音, 全身开始无意识的抖动大量淫水不断流出。 「干!这么快就高潮!」阴道内缩得极紧,他知道这是女生高潮的反应, 他管不了仍是继续抽插着。 现在叫他停下来,是不要命了。 爽过了头,他没注意到远方传来的警笛声。 结果,六个女学生被救出。 结果,他被判了几年。 结果,监狱出现一个令其他受刑人不可思议的画面。 就见六个打扮得娇俏的女孩子,各有不同特色的漂亮女孩。 抢着要跟这个强奸犯会面通话。 一只话筒六个人都要说。 对话内容不乏是「你还要来找我喔!我的手机是09xxxxxxxx」被推开。 「不要忘记我喔!我会等你出来!」抢过手讲没二句, 又被推开。 「我是铃铃~大肉棒哥哥!唔!」没能讲完又被抢走。 「我们姐妹都会等你的!」一对双胞胎异口同声的说着。 「ㄟ!大哥哥~我也是~我也要等你!」眼镜女孩娇滴滴的说。 「干!我出去会操翻你们这群騒货!」终于轮到他说了。 引来的是一群女孩的欢唿,跟狱卒的傻眼。 看来这年头,怪事还真不少!。